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内容页

蘑菇街连年亏损却执意上市:都是缺钱惹的祸

  • 奇迹电游在线
  • 2019-05-24
  • 475人已阅读
简介在阿里、京东两强主导下的电商行业,外界一度悲观地认为,出现新搅局者的机会渺茫。不过,拼多多通过低价+拼团的创新模式,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,仅用3年便迅速成长为电商第三极,市值超过200亿

在阿里、京东两强主导下的电商行业,外界一度悲观地认为,出现新搅局者的机会渺茫。不过,拼多多通过低价+拼团的创新模式,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,仅用3年便迅速成长为电商第三极,市值超过200亿美元。

拼多多的快速崛起,不仅让阿里、京东大感意外,均通过强化拼购来围堵拼多多,更让唯品会、当当等一众先行者尴尬不已,其起步晚、进步快、成就大是赤裸裸的拉仇恨。

当然,失意者还包括拥有蘑菇街、美丽说的美丽联合集团(以下用“蘑菇街”来指代),前者成立于2011年,后者早在2009年便问世。双11前夕,蘑菇街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IPO申请文件,申请在纽交所挂牌上市,拟筹集最多2亿美元资金,这与半年前盛传的计划融资5亿美元相差甚远。

融资金额缩水连带影响蘑菇街的IPO估值。据彭博社报道,蘑菇街下调IPO估值减至20亿美元,不仅只有半年前估值的一半,甚至不及2016年初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后新公司的估值,彼时估值达到30亿美元。蘑菇街对此消息拒绝置评在意料之中,无论其是否回应,都难以消除IPO可能面临的困难。

一方面,今年以来,全球资本市场跌宕起伏,大环境不佳使科技股股价经历较大波动,小米、美团点评等知名公司的市值较上市之初下跌明显,但这仅仅是次要因素。另一方面,蘑菇街招股书披露的各项运营数据,实在让人提不起投资的欲望,自身业绩不景气才是在资本市场不受待见的主要因素。

营收方面,蘑菇街收入主要来自营销服务、佣金抽成和其他收入三大板块,分别指平台上的资源位营销服务收入、平台上商家交易额的提成(比例介于0-20%)、平台为商家提供的创新类技术服务等。

2018财年(2017年4月1日-2018年3月31日),其营收为9.73亿元,同比下降12.3%,三大板块营收贡献占比分别为49.0%、42.8%、8.2%,收入下降主要由前两项造成,即营销资源位销售、商家交易额双双下滑,分别下降35.6%和28.0%。

其实,营销资源位销售与商家交易额紧密关联,商家砸钱推广积极性下降的背后是蘑菇街辐射用户量的减少,营销力度被削弱自然使商家成交的概率降低。因此,蘑菇街资源位营销服务收入大幅下降是个危险的信号,直接反映出其用户增长陷入瓶颈。

或许你会说,从招股书来看,蘑菇街用户增长态势喜人,月活从2017财年的5100万增加到2018财年的6520万,增长27.8%;活跃购买者从2017财年的2440万增加到2018财年的3300万,增长35.2%。但如果拿2017年9月30日前12个月与2018年9月30日前12个月相比,蘑菇街月活从6200万增加至6260万,活跃买家从3170万增加3280万。

两次对比仅相隔短短半年,蘑菇街用户增长从千万级滑落至百万级,增速明显放缓。隐忧浮现,预示着其从内容生态(购物直播、视频购)、小程序挖掘流量红利或在不久后进入瓶颈期,而这恰恰是蘑菇街寄予厚望的用户增长点,处境之尴尬可想而知。

除了两大营收支柱收入下滑、用户增长不乐观,蘑菇街整体交易额也并未让人眼前一亮。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前的2015年,双方GMV总和接近200亿元,2016年初合并后,原先预期的1+1>2的效果并未出现,加上公司陷入内部裁员风波,市场影响力逐渐减弱,全年GMV仅为90亿元。

2017年蘑菇街克服合并带来的阵痛,开始步入发展正轨。招股书显示,2018财年,直播共带来成交额17亿元,约占总GMV的11.8%,这意味着2018财年GMV约为144亿元。尽管较2016年有明显改善,但无论放在整个电商行业还是社交电商细分领域,这一成绩都微不足道。

以社交电商翘楚拼多多为例,其同样接受腾讯投资,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前12个月,平台GMV达到惊人的2621亿元,同比增长583%,稳居行业第三。反观年初蘑菇街与京东联手打造对标拼多多的微选,至今仍不成气候,对蘑菇街整体GMV的拉动极其有限。

那么问题来了,既然蘑菇街的基本面亮点不足,既无惊艳的业绩,也未包装出动人的故事,使其上市之路不确定性增加,或难破“流血上市”的魔咒,为何仍要执意推动上市?归根结底是缺钱惹的祸。

数据显示,蘑菇街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2017财年、2018财年分别净亏损4.761亿元、4.202亿元,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2019财年上半年调整后净亏损1.857亿元。乍看之下,蘑菇街净亏损不断收窄是个利好,但别忘了其营收也在下滑,或与压缩成本有关。

我认为,蘑菇街截流并非不好,但如果一味截流而无力开源,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其发展格局。鉴于蘑菇街短期盈利无望,提前储备充足弹药势在必行,而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8.915亿元,按照每年烧4亿元的速度计算,如果没有新融资进入,蘑菇街最多只能撑两年。

因此,即便蘑菇街上市前景不容乐观,估值与管理层期望相差甚远,为了生存也要硬着头皮向纽交所进发。换个角度看,蘑菇街女性时尚社区这一品牌定位,尽管女剁手党消费力不俗,但其用户有限、品类有限,很容易触及天花板,资本市场很难给予其一个可观的估值。

在我看来,蘑菇街估值铁定高于同样发力她经济的聚美优品,后者市值一落千丈,如今已跌到不足5亿美元,但可能低于小红书,其打造的内容电商平台受众比蘑菇街广、商品品类也更丰富,加上同时受到阿里、腾讯两大巨头青睐,未来前景可期,估值超过30亿美元。换言之,蘑菇街的估值上限或将是30亿美元。

2013年被阿里封杀、站队腾讯系(左腾讯右京东)决定蘑菇街无法小红书一样获得阿里注资,只能向资本市场求援。只不过,对于当下动辄融资上亿美元的创投圈而言,其上市融资2亿美元真的不算多,也无法支撑自身实现伟大志向。但立足当下,这2亿美元关乎蘑菇街能否成功续命。

文章评论

Top